Dentons 与大成之间的联合现在生效。如需了解该事务所目前在全球的运营情况,请访问 dentons.com。为方便客户以及其他希望了解该事务所在中国的运营信息的人士,本网站将继续保持公开几个月。

大成研究 | 宋军等:俄罗斯制裁引发的全球艺术品的交易风险

据统计,全球约2200名亿万富翁中,4%是热衷购买艺术品的俄罗斯人,这对全球艺术品市场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1]。例如,俄前首富阿布拉莫维奇在2008年从苏富比以约8600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英国画家弗朗西斯-培根的三联画,又在佳士得以3360万美元购买了卢西安·弗洛伊德的画作,创造了当时艺术品市场的历史。

弗朗西斯-培根的三联画,图片摘自:

https://en.wikipedia.org/wiki/Triptych,_1976

近期,美国针对俄罗斯高官及寡头持有的艺术品等高价值资产成立了跨国工作小组,那些被美国、英国或欧盟等制裁的俄罗斯银行家、能源大鳄、政治家等的艺术收藏将成为主要调查目标。据悉,佳士得和苏富比分别暂时关闭了莫斯科的办事机构,菲利普斯的莫斯科办公室仍然保留,但不再开展具体的运营业务。至此,三大拍卖中心都取消了俄罗斯艺术品的销售活动。另外,俄罗斯最大的商业银行阿尔法集团(Alpha Group)的负责人彼得·艾文也因受俄罗斯制裁影响被迫辞去他在伦敦皇家学院董事会的职位,他为该学院正在举办的弗朗西斯-培根展览提供的捐款也被拒绝[2]。受影响的还有俄罗斯另一寡头—弗拉基米尔·波塔宁,他也不得不从著名的纽约私人艺术馆—古根海姆现代艺术品博物馆董事会辞任。

美国财政部海外资产管理办公室(OFAC)明确指出,“为被制裁主体及其资产或其他非法资金的流动提供便利的组织或个人也是其调查与制裁的主要目标”。艺术品具有易流动、高隐蔽性和主观定价等特性,这也使其成为被制裁主体规避制裁的绝佳方式之一。鉴于此,涉及被制裁主体的艺术品交易也成为了执法、监管机构调查的目标。美国曾于2020年底发布了关于高价值艺术品交易所产生制裁风险的监管指南,并修订了现有的反洗钱法案,以更精准适用于前述的艺术品或古董交易主体。无疑,上述这些重要的变化必将给私人收藏家、拍卖公司、代理商、经纪人、艺术馆、博物馆或其他艺术品交易参与者带来新的合规义务和负担,也带来了新的责任和风险。



OFAC制裁风险意见


2020年10月30日, OFAC发布了一份关于高价值艺术品交易的制裁风险的意见。该意见特别强调,涉及被制裁主体的艺术品交易,即使该交易在其他条件下不受OFAC管辖,但仍可能会面临制裁风险,尤其是在艺术品价值高且主要作为投资资产或交易媒介的情况下[3]。该意见中并没有定义 "高价值艺术品",但OFAC给出风险提示,即在处理市场估值超过10万美元的艺术品时须特别谨慎。

该意见还指出,非法行为者正在利用高价值艺术品市场的漏洞来逃避美国的制裁限制,这些漏洞包括艺术品交易的买家和卖家很容易隐藏身份(通过空壳公司、第三方中介等),以及艺术品的可移植性和主观价值。同时,意见中还列举了三个最近利用艺术品交易逃避制裁限制的案例:

  • (1)2019年12月OFAC把一名黎巴嫩艺术品收藏家列入SDN清单,理由是他涉嫌为恐怖组织相关的SDN洗钱;

  • (2)一名受制裁的俄罗斯寡头利用空壳公司高价购买艺术品;

  • (3)朝鲜生产、销售社会主义写实主义铜制艺术雕像,获利数千万美元。



艺术品制裁豁免的限制


1988年《伯尔曼修正案》明确规定,与受制裁管辖区有关的交易,若涉及 "信息或信息材料 "的进口或出口,则可享有一般豁免权,该定义包括艺术品、出版物、电影、海报和照片以及其他媒体。而今,OFAC制裁风险意见又对《伯尔曼修正案》的豁免条款做出了限制性解释,用以排除涉及特定被制裁主体的交易,包括:(1)SDN主体;以及(2)由SDN主体持股50%以上的子公司(50%规则)。该限制主要针对专门利用高价值艺术品的交易来逃避美国的被主裁主体。

例如,美国曾在2014年基于克里米亚地区冲突对俄罗斯罗滕伯格夫妇实施制裁。在被OFAC制裁后的几个月,罗滕伯格夫妇利用由空壳公司、律师、艺术顾问、拍卖行、美国及他国的中介构成的复杂网络,购买了价值超过1800万美元的艺术品[4],包括一幅750万美元的René Magritte的《La Poitrine》,以及乔治-布拉克和马克-夏加尔等开创性艺术家的作品[5]

雷內·馬格利特的《La Poitrine》图片摘自:

https://goingtobrussels.wordpress.com/2014/11/18/artistic-freedom-rene-magritte/



美国《2020年反洗钱法》


2021年1月生效的美国《2020年反洗钱法》正式将文物交易机构纳入了根据《银行保密法》适用于美国金融机构的同一反洗钱监管框架内。该法要求古董商确定受益人、对员工进行适当的记录保存培训、保存出处和交易记录、采取适当的合规政策、报告义务并按时对记录保存和合规措施进行审计等,但该法并没有对“从事古董交易的人”进行定义。美国财政部在2022年2月发布的一份关于通过高价值艺术品交易进行洗钱或资助恐怖主义的报告[6]中明确指出,虽然艺术品市场容易涉及洗钱等非法交易,但暂时还不打算将艺术品交易纳入反洗钱监管框架。据悉,财政部可能考虑“先建立一个受益所有权登记册制度来打击空壳公司”,等搭建了比较系统的框架之后再实施具体监管。



艺术品交易市场的合规趋势


美国监管部门已经将艺术品列为特别容易被不法分子滥用的交易标的,对艺术品交易的监管与执法范围和强度也随之加剧。目前,大多数的艺术市场交易平台已经开始启动制裁、洗钱风险的筛查合规程序,艺术品的买家和卖家将很难能够通过隐藏在艺术顾问或其他中介机构背后来完全掩盖他们的身份。

在此之前,艺术品交易经常由一方拥有但委托给另一方交易,或者多个投资人拥有一件艺术品的部分股权,交易中很难确保知悉谁才是真实的交易方。而现在,交易双方可能均需要向对方的律师透露他们的真实身份,以便律师能够在交易保密的情况下同时审查交易方并进行制裁名单的筛查。

实践中,仍有部分交易中介或收藏家使用保密或不披露交易各方的合同条款,这是过往的普遍交易模式。现在则应根据监管的变化而做出同步调整。交易方更应与代理商、中介机构就具体保密范围进行沟通,进一步明确其合法合规性。

未来,艺术品交易市场的商业惯例将被新的合规要求改变,尤其是对交易方尽职调查和交易文件中的保密承诺。一直以来,艺术品交易保持其独有的商业惯例,即通过握手和一张填满数字的发票,或者通过多层中间人的口头安排即可完成交易。现在,在艺术品市场上会看到执法行动或调查的大幅增加,整个艺术品行业将需要以更高的专业性、更强的责任感来应对更严格的执法和监管。

因此,每个艺术品市场的参与者都应该考虑开始投入时间和精力,确保业务流程、记录系统、操作程序都是有序的、最新的,以达到日趋严格的艺术品交易的合规要求。

[1]Art Basel and UBS Global Art Market Report: Online sales reached record highs in 2020, doubling in value,见https://www.ubs.com/global/en/media/display-page-ndp/en-20210316-art-basel.html

[2]https://news.artnet.com/art-world/russia-cultural-institutions-war-ukraine-2079992

[3]OFAC, Advisory and Guidance on Potential Sanctions Risks Arising from Dealings in High-Value Artwork (Oct. 30, 2020), 

见https://home.treasury.gov/system/files/126/ofac_art_advisory_10302020.pdf.

[4]美国参议院下属国土安全与政府事务委员会在2020年针对艺术产业逃避美国制裁出具的报告:https://www.hsgac.senate.gov/imo/media/doc/2020-07-29%20PSI%20Staff%20Report%20-%20The%20Art%20Industry%20and%20U.S.%20Policies%20that%20Undermine%20Sanctions.pdf.

[5]https://www.nytimes.com/2022/03/16/world/europe/russia-oligarchs-sanctions-putin.html

[6]https://home.treasury.gov/system/files/136/Treasury_Study_WoA.pdf


特别声明:

以上内容属于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其所在机构立场,亦不应当被视为出具任何形式的法律意见或建议。


往期推荐



大成研究 | 宋军等:美国制裁的影子清单 - SDN清单“50%规则”释析

大成研究 | 牛玥等:美国海关实施新法加紧管控新疆供应链





本文作者